北京pk10单吊一码计划 > 作业网 >

一起作业网刘畅:互联网教育做到今天也是刚开始

2019-01-12 04:33:14 作业网151℃
编辑:卢本伟

  在商业模式创新上,我觉得今天我们确实已经趟出一条不太一样的道。第一就是真的是六年的时间,一点一点的这些谨小慎微的,并且相对来说有一点谨慎的中国公立系统的校长、老师、局长,来接受互联网这样的一种崭新的作业形态,用个性化作业,让孩子们减少时间,能够更好的提高学习效率,提高老师的教学效率。

  如果你一些社交励的机制,游戏化的机制,让我的小孩真正能够把错的东西练会,其实大多数小孩期末考试不是90分,就是92分,就是差那么五、六分,你要能够真正的做学校老师的陪练,做查缺补漏,这对我来说是很大的帮助。

  今天中国不同的老师打开一起作业的平台的时候,哪怕他们来自同一个学校,教同一个年级,使用同一本教材,但是他们打开我们的平台,里面的内容推荐已经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。这背后的算法实际上是取决于这个老师所在地区,他重要的考试考点,取决于这个老师所教班水平。所以当教育变成个性化的时候,以班级为单位的个性化,到今天为止才真正的被广大老师会更加的喜欢,也回答了老师一个问题,就是我们与传统线下的纸质相比,最大的不同是什么,能不能更少的时间,更好的结果。

  有两件事情是中国教育非常关注的热点,一个是做题,一个是上课。目前来看我们最容易的是把做题这件事情变得个性化。接下来我相信还会有很多今天大家熟悉的互联网的教育公司,而且尤其是以直播公司为主,我相信下一个时代的直播公司,一定会回答清楚这个问题,就是什么叫做个性化教育,怎么样做跟传统的线下班相比,同样的老师,同样的在我们眼里看来上课。但是哪怕是一对多,有没有更多的个性化教育的成分在里面,能不能回答我刚才说的问题,就是更短的时间,更好的结果。

  正向反馈很有意思,就是说就拿个性化做题举个例子,我就问,我问很多家长,因为我经常到人家采访,家访,我说你为什么选择我们的产品?一个月花几十块钱,让小孩在手机上做题呀?我说你有没有买纸质教辅?家长说我买了,然后她就从书架上抽出来给我看一看。我说这个教辅,就第一页做了几道题。我说你买了为什么不用呢?这个母亲说,我没有办法小孩去用,她说在做也这个问题上,我跟我小孩经常打架,经常发生很多不愉快的这个母女关系。但是呢,一起作业有一个好处,是你把这个做题变得游戏化、社交化。

  但是没有让我最激动的一件事情发生,就是能不能到一大堆知名品牌的公司学24次课,但是到了互联网AI时代,能不能学12次课就达到同样的结果?这是我觉得下一个时代应该有的样子。今天做题,大量的公司已经做到了,一半的时间同样的学习结果,那我相信未来的直播上课,早晚会走到这一天。

  另一方面你要做商业模式的创新,你需要的是说,真正的是说在作业免费的情况下,让部分的家长出于对你商业产品的喜欢,产生了购买,产生了续费,产生了口碑的。这个过程是因为一起作业的产业链比较长,它需要的是我们叫接力棒,一共四棒,老师先喜欢你,学生喜欢你、第三棒家长喜欢你,第四棒部分家长对你的商业化产品买单,最后才能形成正循环。

  嘉宾:首先我并不觉得说竞争的激烈体现在大家的这些,更多是来自于自己是不是能够组自律。我相信真正的竞争是取决于商业模式创新的竞争,是人才的竞争。我觉得到今天为止,一起作业真正是在进公立系统当中绝对的第一名,绝对的老大,并且在这个行业当中,我们很难见到老二、老三的身影。为什么我们选择这条最的道呢?其实原因也非常简单,就是其实今天作为一个题库,在校外做一家公司,然后让人们用起来,其实它的难度常小的。

  这一年一起作业最大的变化就是真的从小学扩大到了中学的全科,今天一起作业进入了上千所的初中、高中,依然延续着小学的商业模型,依然能够用个性化,会让老师变成单机个性化的学习行为,让学生变成个性化的自学行为,最后能够让老师和学生,用更少的时间,实现更好的教学目标,更好的学习结果。

  这么多年我自己观察这个行业的变化,其实我觉得实际上是大家从过去谈互联网多一些,到最近开始谈教育多一些。这里的不同是什么?我觉得过去更多谈的是手段多一些,在的眼里,大家听的更多的一些热词,比如说O2O,大家听到O2O在教育当中怎么应用,听到了共享,听到了连接。但是走来走去,其实教育互联网公司还是互联网教育公司,我认为都叫做教育公司。

  这就好办了,因为你15分钟之后,你有一个作业报告给我,你有做题的记录给我,使用的时长告诉我,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,我就认为你第一大好处就是说,真的能够让小孩真的能够把这个内容做了。第二从内容本身来说,我观察到你推送的逻辑也很舒服,比如说这是我的女儿9月25号晚上八点半作业的错题,这是我孩子所在的班八月份全班共同的错题,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知道,只要基于学校的教学目标,你个内容一定是围绕着学校的教学目标走的。然后家长说,你有一个痛点抓得很对,中国小孩期末考试要想考满分,坦率的说并不是完全拼智力、拼体力、拼记忆力,中国小孩最大的问题是,平时作业的错题反复错。

  嘉宾:比如说一起作业一共有六年的时间,有一个重要的分水岭,是前四年和第五年第六年。前四年一起作业实际上是通过把线下的内容搬到了线上,就像今天很多直播的公司,其实还是把线下的课程搬到了直播,上课的时间是不是真的个性化,其实没有什么变化,可以这样讲,上课的形式。

  今天如果让我来评价各大公司的直播,都停留在1.0的时代,线下交多少钱,线的钱差不多,线下学24小时,线上还要学24小时。线下1对500人的班,线上还是1对500人的班。坦率的说,无论是说从整个的消费的市场,到学习的结果,我没有感觉到线上的直播和线下比,有任何变化。唯一有一点点互联网让我们觉得有点激动的,无外乎是连接好的老师,和欠发达地区,连接着中国的学生和外国的老师。还是回到互联网最简单的手段,叫连接而已。

  但是倒过来,这样数据价值也有限。但是今天进公立系统的时候,第一我们跟所有的互联网公司相比有两个比较大的不同,第一大的不同,是有大量老师在使用。我们都知道中国老师对教学目标的理解,尤其是更加珍贵的是大量名校的老师在使用,你对这些学校的教学目标有很深的理解。那么在这个过程当中,其实大量的这些内容和数据,坦率的说对全国学生而言都常有价值的。

  

作业网

  嘉宾:我觉得所有的教育都要解决两个问题,第一个叫数据获取。其实任何一家教育互联网公司都要解决大量的数据获取的问题,因为没有数据获取,就谈不到所谓的内容推荐。而数据获取实际上是过去教育互联网公司最难解决的一个问题,因为你大量的中国的老师、学生、家长,老师把作业复制到互联网上,这个是说老师把内容搬到线上,但本质是说,老师在大量的使用内容的时候,具体到班级的作业、周测、月考的时候,实际上潜移默化的告诉你,这个学校的教学目标是什么。

  但是一起作业前四年的时间积攒了大量的数据,然后我们开始发现,大家希望的是每个班都一样,每个年级都一样,每个城市都一样,是这个样子的。因为中国有很大的麻烦,就是地大物博,不同的地区教学目标不一样,同样一个地区不同的学校学习进度不一样,同一个学校,不同的班级,学生的学习水平不一样。所以当我们有了四年数据积累的时候,在过去的两年我们很高兴的是能够做到万人万面的内容。

  同样的今天大量的公司在做直播,我们看到巨头在做直播,很多创业企业在做直播,有人做的是一对一,有人做一对多,有人做外教口语,有人做中教数学,但是在我看来,今天整个的直播,也经历着一起作业在做做题这见事情一模一样的事情,就是在数据获取的阶段。聪明的公司绝不是把今天每一堂课,当成赚钱的手段,聪明的公司一定是在上课的过程当中,在积累数据,在做标注。而下一个阶段,一定是基于数据获取之后,做内容的推荐。只有基于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,也会让未来的直播变成更加个性化,用更少的时间,换来更大的结果,这是我们能看到整个行业的演进。

  第二点,只有基于老师布置的严肃类作业的大量积累,一个学生的问题才能出来。那么同时你的商业模型当中,必须要有家长的活跃。因为我们知道K12有一个最大的问题,就是使用者和付费者是分离的。所以如果你不能够同时有学生的活跃去积累大量的数据,来构成个性化产品的基本素材,不能够有家长或越来构成真正买单的人,实际上这种商业模式要想做很高的付费率和人均付费值,是并不容易的事。

  嘉宾:首先是基于你必须要做一个比较大的题库系统,这个题库要做复杂的知识点标签体系,然后接下来如果你的知识点标签体系标得很准确,尤其是他的颗粒度足够细,那么才能够在大量的老师、学生使用的过程当中积累下有价值的数据,而这些数据就能够让你的推荐变得更科学,其实这也非常好理解,我们都知道,其实好的老师对一个小孩在一对一教学的过程当中,他最大的价值就是基于对小孩过去学习成绩的理解,和问题的理解,能够更有效的给小孩出下一道题,帮助小孩在自己有问题的时候,匹配合适的内容,更好的去解决这个问题。

  他认为,聪明的公司绝不是把今天每一堂课当成赚钱的手段,聪明的公司一定是在上课的过程中积累数据,做标注。而下一个阶段,一定是基于数据获取之后,做内容的推荐。只有基于人工智能的内容推荐,才会让未来的直播变成更加个性化,用更少的时间,换来更大的结果。

  现在我们公司已经,我们公司已经形成正向现金流了,就是已经不是一家烧钱的企业了。一个是家长付费,用增值服务,一个是直播。现在这两块差不多,但是稍微增值多一些,但直播一些起量也起得很快。

  

作业网

  

作业网

  而机器,所谓的人工智能,其实最简单的逻辑使用大量的数据,让机器去学习人工,最后再用智能慢慢替代人工的过程,就是这样一个过程。

  那么重复我的观点,我觉得教育到最后都是两件事,一个叫做数据获取,一个叫内容推荐。那么越是到了初高中,涉及到大量的主观的题目,一个小孩子在初中数学、手写的数学公式,谁能够用人工智能解决识别的问题,自动批改的问题,谁能够解决语文的作文、英语的作文,孩子们的手写识别和自动批改的问题,谁能够解决语音的输入,我们今天讲一句英文,机器能不能听懂,这在我眼里看来,统统能归纳为一种,叫做数据的获取。

  网易科技:2017年的快要过去了,回顾一下2017年觉得自己最大的感觉是什么。

  网易科技讯12月6日消息,近日在乌镇举办的第四届世界互联网大会场外,一起作业网CEO刘畅接受了来自网易科技的专访。

  因为我始终相信,如果全是靠学生使用我们的产品,在最后商业化变现的时候,说不定可能会有一点点困难。因为我自己在当校长的时候,最典型的交钱逻辑,永远都是一个爹带着一个不争气的儿子跑到学校来说,你给我看住了。我们很少见到一个小孩省吃俭用拿着钱说,我想读书了,我想好好念书,我想报个班,这种场景客观说,不是完全没有,但是从比例上来说,八二的八,我相信中国K12很多的教育产品背后购买的驱动力,还应该是家长。

  刘畅称,在互联网教育领域,近一年看到一些巨头在做直播,很多创业企业也在做直播,有人做的是一对一,有人做一对多,有人做外教口语,有人做中教数学,但是在自己看来,今天整个的直播,也经历着一起作业在做做题这见事情一模一样的事情,就是在数据获取的阶段。

  这也回到六年前我们创业的初心,因为一起作业一直认为,中国从小一到高三,有1.7亿的学生,平均每人每天回到家里都要花一到三个小时的时间业,所有的卷子连起来,能绕地球好几圈。但是事实上我们认为,中国大多数的孩子其实做题的时间减少一半,可能结果都没任何变化。因为在这种学的情况下,大多数人的学习效率是有问题的。所以当我们生产了班级个体化作业,后来又生产了学生的个体化学习这样的商业化产品的时候,我们开始发现,我们越来越有感觉就是我们回答清楚了这个问题,就是到底什么是下一个时代的互联网教育,互联网教育的本质还是教育,本质上是能不能用更少的时间,取得更好的结果。

  中国教育消费者,对于学习的价值,教育的好处,跟平时电商的关系不一样。我们买一个东西讲究多快好省,但是中国家长在购买教育消费品的时候,他讲不讲究比价,哪个更便宜呢?除非这个小还不是他亲生的。我们看到中国家长喜欢的特点是好和省,好是有结果,省是省时间,所以基于这个前提假设我们就要问,大数据、人工智能、共享、互联网、移动互联网,所有这些互联网手段,到底对那个结果有什么用。

  网易科技: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,让家长去使用它,或者让学生用这个产品,你们推广是怎么解决的?

  嘉宾:我是觉得,做教育还是应该有耐心,因为这一年一起作业发展特别快。就是因为过去几年老老实实的积累了数据,并且从来没有改变过战略方向,所以一直在等,等待着这个商业模式被大家接受的那一天。所以第一如果是跟创业者来讲的话,我觉得实际上这是一个认知型的创业时代,每一个人过去的经验,对创业都是八二的二,更多的是需要有十分的努力,才能获得那八分的对行业认知和演进的经验,态度真正理解这个业务,到底整个行业的变化是什么,消费者的需求是什么,才能真正去生产出用户所喜欢的产品。

  嘉宾:我坦率的说,我觉得互联网教育走到今天它也是刚刚开始,它离大家心目中的教育应该有的样子,互联网教育应该有的样子还是差很多的。因为我觉得过去的六年,大家,应该2011年一起作业是最早做互联网教育的,我们拿A轮融资的时候,那个时候还不太有教育互联网的概念,也没有今天这么火爆。

搜索
网站分类